白酒

人究竟要做些什么梦

六欲

     他给自己来了一刀,然后合衣躺下。
  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他在人间混吃混喝了很久。用五湖四海的水洗过脸,干过天南地北的酒。他的一生爱过很多女人,唱过很多歌。那些女人都很聪明,都有款款的腰肢,动人的眼眸,无不是风情万种。可他不为此停留。他看着她们娇花似的脸,眼里的怜惜是真的,嘴角的笑容也是真的,可他不为此感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大漠的流沙和热气摩挲过他的皮肤,南海的海浪和贝壳吻过他的额头。他在天地间行走,偶尔休憩,孑然一身好像风。他开始疲倦,闻得天地间还有一处他没看过的风光,闹上了天庭,无法无天。在那帝王戏谑目光下,他没有展露出他的介意。接下来措不及防地一棍子搅翻了那九天上的云殿,不可一世地扬言这一世他必齐天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再挨过了五百年,他回到人间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些姑娘们都老了,有些生下了他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 他在南北之间来回游荡,像个侠客似地热爱流浪。他又看见了许多漂亮的脸,款款的腰肢。他还是潇洒大方地接受她们妩媚的眼波。然后大醉醒来,又离开。

       人间传着一句话叫吾子解千年,他曾经不明白。于是他回了家。如年轻离家时,一样毫不犹豫纵身跃入水帘之后。世间再没有他的名字。千年轮转,他同他的孙辈谈起这些。他说,其实,九天上的仙女不如人间的艺妓漂亮,蟠桃和人间的桃也没有分别,他活的太久,有些累了,其实天上人间都很冷。

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 他还是年轻的样子,但是真的老去了。他忆起西行的欢喜里一张素净的脸。
       在他流尽热血之前。
       他想起,那是师傅的脸。

评论

热度(6)